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0118开奖现场 >

腾讯二十年:小林和腾讯不得不说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6-29 点击数:

  还记得时间是在 1999 年的春节前后,小林正在深圳瀛海威机房值班,听说国内有个和以色列人开发的ICQ(I Seek You)很像的聊天软件叫OICQ(OpenICQ),与之不同的是支持很多可爱的卡通头像,所以也跑去下载回来看看,在官方网站下载到一个由 WinZip 制作的自解压缩包 .EXE 可执行文件。由于那时候电脑病毒很流行,很多 IT 从业者的电脑基本上都会安装 McAfee 或 Norton 等防病毒软件。刚下载完安装包,当即发现携带了当时最为流行的 CIH 电脑病毒,小林心想这也太不靠谱了,所以二话没说顺手就把文件删除了。

  互联网老兵应该都记得这个电脑病毒,出自当时一名台湾大学生陈盈豪之手,这个病毒在维基百科上记载的发现时间是 1998 年 9 月,但在次年 1999 年 4 月 26 日才首次爆发,因此OICQ携带 CIH 软件病毒这件事,时间发生在春节前后也确实没错,距离第一次病毒大爆发还有两个多月。其实如果用杀毒软件先清除病毒后,再解开压缩包里的可执行文件也没什么问题,不过因为那时候大家都在用ICQ,其他可替代的聊天软件包括 IRC(Internet Relay Chat)等很多,甚至瀛海威客户端还有内置的即时聊天功能和咖啡屋(类似 IRC 聊天室),所以也就没有怎么在意这件事。润迅更先进,天涯若比邻。

  当时润迅作为一家做传统寻呼、移动通信业务起家的电信企业,终于做好了全面拥抱互联网的思想准备,定位做中国无线互联网第一门户网站和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其中涉及到百特门个性化网站(ByteMen)、自由通免费邮箱(CMMAIL)和寻呼用户及业务打通的环节,小林便接触到了包括网页寻呼、邮件寻呼在内的一些早期项目。也许很多人听说过马化腾是从润迅出来的,在润迅大家都叫他小马或者 pony。小马当时看到ICQ被称为网络寻呼机(ICQ号码就叫 Pager)并且发展的很好,便向润迅高层提出应该做自己的真正的网络寻呼机。希望能打通互联网和寻呼机的通讯服务,要知道那时候中国连基于移动网络的短消息服务都没有。然而润迅并没有听取小马的建议,所以小马就自己出去创办了腾讯。

  小林算小马半个同事和老乡,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小林去润迅的时候马化腾刚离开润迅出去创业不久。小林接管了小马的部分代码,以及小马是汕头人,小林是汕尾人,都来自大潮汕地区。在 1998 年 ~ 1999 年间,随着瀛海威高层集体辞职事件的爆发,小林也跟随大部队加入润迅集团,在新成立的“润迅互联网”公司上班,参与新润迅系列网站和服务的开发。马化腾曾经多次试图卖掉OICQ,也曾有意将OICQ以 500 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润迅,但是润迅依然没有理会。同时期有一堆仿ICQ的产品,润迅也攒了一个叫 MyICQ的产品,当然最后都不了了之,小林在想OICQ当初如若交到润迅手里,可能也没有了今天的腾讯,社交网络大佬的地位可能会易主。润迅的印记,一呼天下应

  某种意义上讲腾讯有来自润迅的印记,这个毋庸置疑,甚至连腾讯食堂文化似乎都是在向润迅食堂致敬。很多人听说过腾讯的食堂不错,其实当时在润迅的食堂真的很好吃,润迅集团包括呼叫中心的 Call 台小组在内有 7000 名员工,是个三班倒的文化,早上有牛奶,每日有靓汤甚至还设有清真餐。小林记得当时公司每个月给员工打 100 块钱到卡里,每餐大概只要花 4 块钱,基本上一个月花不完。在源代码文件中,小林注意到了 pony ma(马化腾)写的注释,除了常见的版本号、时间和名字等更新信息外,上面还有提醒其他程序员的注意事项,如:不要用 Tab 做代码缩进,要用 3 个空格。要知道缩进和对齐这个梗是程序员圈子里一直喋喋不休的争议,六合开奖公开结果,有意思的是马化腾显然也是个“空格党”。MySQL & Oracle 数据库

  前面说到代码问题,润迅当时是 Oracle 数据库的金牌合作伙伴,很多重要的资料都存诸在 Oracle 数据库上,包括新润迅的百特门业务,基本上也是 Solaris Oracle。这里又有另一个趣事,其实网页版寻呼业务的后台使用的是 MySQL 数据库,但是错误信息的函数却返回了诸如:“Cant connect to Oracle ...”这样的提示。这种代码的产生有两种可能,一种纯粹是为了面子,写着昂贵知名的 Oracle 数据库比免费开源的 MySQL 数据库更有面子;另一种可能是这个函数来自其他归档,从某个连接 Oracle 数据库的函数库上修改而来,所以返回了 Oracle 而非 MySQL,当然具体原因就不得而知了,可是谁又能想到多年之后 MySQL 真的被 Oracle 收购了呢?

  前面说到同时期有很多即时通讯软件,其中有一款叫 OMMO 的做得很不错,小林的好朋友兼老同事 dodo(祝军)参与了那次创业。小林也差点被拉入伙,不过倒不是因为 dodo,主要那时候还不认识 dodo,后来做DoNews的时候才认识了 dodo,小林是DoNews第一版的开发者,而 dodo 则是DoNews的首席设计师。拉小林参与的那个人叫 koke(孙洁鸣),早期应该是深圳万用网(或者是龙脉)的某任站长或网管,那时候懂美术和网页设计的人通常被称为站长,尤其是网站的电子邮箱联系人写着“WebMaster”的时候,小林对 koke 是站长的印象可能与此有关。koke 和另一个创始人 com(谭靖恒)都曾在润迅工作过,小林和他俩都有接触,有一定的合作基础。其实 koke 也算是和腾讯有过很深渊源的人,koke 应该是腾讯创始团队的前6个人,最早设计的企鹅形象就是出自 koke 之手。不久 koke 和 com 自立门户出去做了 OMMO,听说拿了两三百万美金,比腾讯当时融的钱还多。在 2000 年纳斯达克崩盘之前,概念很火到处都听到融资成功或上市成功的消息,互联网公司挖人的时候流行 Double 一下,在你原来的薪水上直接翻一倍,挖人的时候应该说很有诱惑力,有时候甚至还能给到 Treble(Triple)的可能。不过小林当时在润迅发展得还不错,成长的很快,也不想太浮躁,所以就没有选择跳槽。再者 OMMO 和OICQ一样都在深圳,而小林却想在北京发展,在润迅有调到北京润迅研发中心工作的机会,在北京住房免费还有外地补助。虽然没有去成 OMMO,后来认识 dodo 后还用过 OMMO 的产品,其实当时 OMMO 的产品不论是客户端还是网站都不比当时的OICQ差,既有钱产品和技术又不错,真算得上OICQ的头号对手。只是听说后来三个创始人意见分歧因而分家了没有继续下去,koke 后来回上海发展成为一位雕刻大师,而 com 后来则活跃在影视圈,参与拍过一部电影叫《谭老板》。

  李彤、闫辉、刘韧、林兴陆、程天宇、吴锡桑、杜红 超早期 DoNews核心团队(从左到右)

  小林为了统计分配情况,于是便三两下用 Perl 语言写了一个脚本程序批量查询哪些号码已被使用,很快小林被 pony、tony 和 daniel 等好几个 1000x 的号码加为好友。因为腾讯的服务器瞬间访问量太大而引起了注意,根据号码段确认了和DoNews有关,就找上小林来了解情况。为此 pony 交代 tony 和 daniel 把这一千个号码的状态信息,从数据库后台直接一次性导出文本文件给小林。张小龙的使命自始自终都在做电子邮件。

  张小龙和他的Foxmail以 1200 万元的价格被博大公司收购。据说促成此次收购的推手是 Fishman(吴锡桑),他是DoNews第二版开发团队的幕后老板,其时刚离开为网站提供建站软件的仙童数码,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图形 MUD 游戏的天夏科技,不久又把公司卖给了网易。而DoNews第三版开发团队的幕后老板则是 CSDN 和《程序员》杂志的蒋涛,虽然这貌似是个题外话,但是其中有着各种牵连。为Foxmail指一条前(钱)路

  2000 年 11 月,小林在《程序员》杂志试刊上看到一篇《Foxmail命运备忘录》的报导,便在DoNew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为Foxmail指一条前(钱)路》的评论,一口气提了七八个建议,被中国共享软件出海第一人周奕视为做软件产品的好料,并预言小林前途无量,CSDN CTO 俱乐部负责人闫辉开玩笑说:“小林,先割给我一块肉,到时候我去卖钱”。中国共享软件及自由软件颁奖大会

  小林、华军(软件园)、洪以容(网络蚂蚁)、冯志宏(追捕)、刘虎、小辉、彩坛高手wapcwcc,陈虎(智能五笔)

  林兴陆(汕尾陆丰)、邓世强(肇庆)、吴锡桑(汕尾海丰)、岑绍辉(珠海)2001年3月底,CSDN 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首届中国共享软件及自由软件颁奖大会》。第二天小林和张小龙等软件作者一起参加了 CSDN 组织的在十三陵附近九华山庄的交流活动,当时召集了很多优秀的软件开发者。小林除了作为DoNews第一版开发者的身份参加,本职在恒基伟业作高级软件工程师,为商务通掌上电脑开发应用,建议大家关注掌上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趋势,当时基于 Palm OS 和 WinCE 的软件开发商业收益甚至不比电脑软件差。在往返活动的大巴中,一起切磋交流技术话题。当时小林认为新电子邮件协议应该考虑支持二进制附件,甚至采取压缩协议以减少存诸体积和提高传输效率,为了表达旧电子邮件协议比较臃肿略微夸张的提了一句“Base64 编码会让文件体积变大将近一半”,张小龙当即很严肃的回答说:“没有,也就膨胀 30% 左右吧!”,这就是小林对张小龙的印象,面对技术问题,态度非常严谨,大概也和马化腾一样都是空格党吧!

  林兴陆、邓世强、岑绍辉、张小龙、吴锡桑、蔡旋“程序员广东派”(从左到右)网上流传过张小龙早期的几张照片,就是由小林的照相机拍的,当时张小龙、吴锡桑、邓世强(万能五笔)、岑绍辉(奇兵软件)、蔡旋(超级兔子、安兔兔)和小林(DoNews)都是来自广东的开发者,在一起还拍过一张合影称为“程序员广东派”,就是本文的插图。其实也是后来才知道,他只是在广州生活了多年的湖南人,张小龙不是广东人。

  早期很多人没有特别稳定的个人电子邮箱,大多数人使用学校、公司或者 ISP(接入服务商)分配或者赠送的电子邮箱,由于工作或者生活环境发生变化都会受到影响,因此有一个相对固定或者为了隐藏身份时方便使用的电子邮箱就非常有必要。也有不少人使用 Hotmail 或网易的电子邮箱,其中最早也只是提供电子邮件转发服务。移动互联网时代“微”小的信“件”。“群聊”本质上是“邮件讨论组(Usenet newsgroup)”如果你再仔细思考一下,会发现“群聊”本质上就是电子邮件讨论组。曾有一家叫 Deja 的新闻组归档被 Google 收购,后来成为 Google Groups 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最早出现在互联网上的新闻组。国内因为忌讳新闻这两个字通常都叫论坛,用过传统 BBS 的互联网老兵可能会记得那段历史,可以使用远程终端登录后联机使用,有的还支持 NNTP(网络新闻传输协议),可以使用 Internet News 等邮件客户端访问,有的还可以通过 Web 的方式访问,其实 Google Groups 现在依然支持邮件和 Web 同时访问,不过似乎只从 Usenet 同步信息而不再提供 NNTP 服务。“订阅号”的本质是“邮件列表(Mailing List)”然而革命性的“订阅号”,本质上也是“电子邮件列表”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有些人举例说订阅号像 RSS(简易信息聚合)协议,其实不尽然,RSS 内容通常来自第三方内容提供商而非平台,即使是 Google Reader 那种耦合的订阅关系也非常薄弱。而在更早之前的电子邮件列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订阅服务,国内有家叫索易电子杂志曾经提供过类似服务。我们现在日常接收的各种单向不可回复的会员折扣信息等 EDM(电子邮件营销),就是这种看似古典互联网背后的技术逻辑依然行之有效的原因。